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枰网易进阶

梦想成功的阶梯

 
 
 

日志

 
 

引用 精神永恒  

2009-12-22 23:5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涛声依旧 的 

刘连寿1952年华中大学物理系毕业后留校工作。2009年,77岁的刘连寿永远离开了我们。至此,他在桂子山上从事教书育人和科学研究工作整整57年。57年来,刘连寿为党和人民的教育事业淡泊名利、无私奉献;57年来,刘连寿爱岗敬业、为人师表,甘为人梯,为教书育人恪尽职守、呕心沥血;57年来,刘连寿崇尚师德、治学严谨,为追求真理锲而不舍;57年来,刘连寿惜时如金,珍爱生命、顽强乐观、坚韧不拔。刘连寿已经成为百年华师的灵魂人物,他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这就是开放、改革、创新、奉献、乐观的刘连寿精神。

刘连寿精神是放眼世界的开放精神。扎根祖国、放眼世界是粒子物理研究所的所训。这八个字是刘连寿提出的。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后期,刘连寿留学苏联师从著名物理学家栗弗席兹时,开放合作精神的种子就在他的心里种下了。此后,这种精神不仅体现在他的人才培养观、科研观中,而且体现在他创办世界一流研究所的过程中。1978年,他就着手建立了“基本粒子理论研究室”,这是粒子物理研究所的前身。他的开放性办所思想首先是向国内先行者开放开始的。1980年起,他就开始促进国内高能物理领域的合作,积极扩大学校在国内粒子物理学界的影响。1982年,他走出国门远赴德国柏林自由大学与孟大中教授合作。回国后的第二年,他又建立了“高能核乳胶研究室”,该研究室于1985年成为西欧核子研究中心的国际高能核乳胶第一合作组的成员,由此拉开了与世界科学家合作的序幕。此后粒子物理研究所的实验与理论研究进入一个快速发展的轨道,先后分别加入到美国RHIC - STAR 实验协作组和欧洲LHC - ALICE 实验协作组,使粒子物理研究所成为世界一流的研究所。从建所的第一天起,刘连寿就力求按照国际标准办所。在他的带领下,粒子物理研究所坚持实行开放办所,提倡年轻教师和国外的专家教授建立长期联系,签订定期互访和联合培养研究生的协议,用这种方法使研究所的国际协作不断扩大,先后在德、瑞(典) 、荷、法、美、俄等国建立了十多个合作基地。广泛的国际合作推动了研究所的科研水平达到了国际前沿,为青年教师和研究生的迅速成长创造了宽松的条件和环境。

刘连寿精神是潜心教学的改革精神。刘连寿从青年时代起就热爱教育事业,潜心钻研教学,认真践行教育理想,大胆改革教学方法。在教学中,他注重因材施教,不断改革课堂教学。他不仅率先开展研究式教学,而且提出了一种全新的启发式教学方法——抽签式教学法。所谓的抽签教学法,就是“老师讲提纲,学生自学,抽签讲课”的方法,这种教学法能够充分发挥学生的主观能动性,让学生自己暴露问题,让学生自己发现问题,让学生自己解决问题。通过课前预习,以抽签的方式决定哪位学生成为“老师“给同学讲课。采用这种方法的过程中,刘连寿都很好地控制着课堂节奏。学生讲不下去的时候,他就在关键的地方进行提示点拨,并引导大家讨论,让学生自己去发现和解决问题。每次上课,学生都争先恐后发言,课堂气氛都十分热烈。这种方法取得了很好的教学效果,培养了一大批创新性物理人才。

刘连寿精神是投身科研的创新精神。刘连寿的人生目标是:向科学进军,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献身。他在担任所长期间,曾多次给研究生们唱“毕业歌”:“同学们大家起来,担付起天下的兴亡。” 他向同学们指出,抓住当前有利时机,实现祖国伟大复兴,就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天下兴亡” ,号召同学们努力为之奋斗。他说,搞科研就要有一股钻劲,不达目的不罢休。多年来,他主攻的方向一直是理论物理中最前沿的高能物理理论研究。早在1982年,刘连寿就与华裔科学家孟大中教授合作,抓住当时世界上能量最高的加速器——西欧核子中心CERN的质子反质子对撞机(SPPbarS)启动运转的时机,以分析SPPbarS的新结果为前沿研究对象,提出了强子—强子非衍射的三火球模型,成功地解释了许多复杂问题。三火球模型在文献中被广泛引用,被国际同行称为“刘—孟”模型。三火球模型和刘连寿指导学生研究的平移不变的口袋模型一起,于1985年获得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后来,刘连寿在从核—核碰撞的“多源模型”,到高能碰撞中非线性动力学的自仿射分形,以及夸克喷注和胶子喷注性质的理论物理研究方面,先后取得了一系列创新成果。

刘连寿精神是服务人民的奉献精神。刘连寿的座右铭是他个人网页上的十个字 “为人民服务,向科学进军”。他说,对于大学教师来说,为人民服务首先体现在为学生服务。作为博士生导师,他眼里的学生不仅仅是他的硕士生和博士生,还包括数量最多的本科生。几十年来,他始终站在本科教学第一线,做好一名大学教师的教书育人工作。即使年过七旬,重病在身,他仍然坚持为本科生上课。他说:“当老师,理所当然就该给学生上课,无论对象是本科生还是研究生。况且本科生教学不搞好,就可能直接影响研究生的培养质量。”后来实在走不动了,他就把教室搬到了自己家的客厅里。他用幻灯机把讲课内容打在白色的墙壁上,学生就坐在沙发上听讲讨论。为了使授课效果更好,2008年年底他请人在自己家里装上了多媒体投影仪。今年9月他住院后,再不能讲课了。他就把《高等量子力学》课交给自己的学生许明梅老师主讲。即使这样,他还让许明梅老师把上课过程全部录下来,拿到医院给他看,他再看看有没有需要注意与改进的地方。他用自己的经费为研究生印了很多教材和参考书,免费发给研究生。学生没有生活费,他把工资拿出来给学生;学生没有衣服穿,他让妻子到商场去买羊绒衫。刘连寿不仅把一颗爱心献给学生,而且关心社会,无私奉献。2008年为四川地震灾区捐款,刘连寿从家里艰难步行到物理学院。当时他的双腿已经浮肿,花了整整四十多分钟才走到学院。当他把两万元钱交到院办公室时,所有的教师都为之感动。

刘连寿精神是战胜病痛的乐观精神。2005年,刘连寿双腿就肿起来,疼痛难忍。但他一直忍着疼痛坚持为本科生和研究生上课。到了2006年,刘连寿全身都浮肿了,浑身无力,路都不能走了。这样他才在家人的陪同下到北京去检查,医生说是淀粉样变,这是一种很少见的不治之症,表现为肾病综合症,其主要症状是肾脏衰竭、蛋白质流失严重而导致身体浮肿、全身无力。这种病无药可治,只能靠补充蛋白维持生命,一般只能活两年。医生建议说,这种病要少动,多休息,可是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刘连寿很难做到。他照常为本科生上课,照常指导研究生,照常承担国家级科研课题,照常编写教材。家人和师生都为他的病情担心,但是他一点都不放在心上,每天都乐呵呵的,看不出他是一个被重症缠身的病人。2007年,刘连寿在导师胡宁先生铜像揭牌仪式上说:“今年我才76岁,还很年轻!”在李家荣老师70岁生日报告会上,刘连寿做了一个精彩的学术报告,最后他说“向百岁进军,与家荣共勉”,他的顽强乐观精神打动了在场的每一位师生。学生们常在私底下称呼他“老刘”,于是学生给他申请QQ时就起了个名字叫“老刘”。刚开始他很喜欢这个名字,说“老刘”很亲切。过了不久,他住院了,当学生再打开QQ时,赫然发现老师的名字已经改成了“不老刘”,他就这样一个不服老、笑斗病痛的顽强乐观老人!

在生命的最后两年,刘连寿饱受病痛之苦,却不言放弃,直至最后一个月,说话比较困难的时候,他就用笔在纸上写,要自己的两个学生牢记各自的主要任务。在生命的最后两年,他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指导学生完成了11篇科研论文,发表多篇高水平学术论文,编写了三本教材。临终前,他念念不忘两件事,一是推动物理学院本科教育的改革,二是提高研究生质量,发展创新能力。刘连寿是一座不朽的师魂丰碑,他的高尚师德和人格魅力是我们永远学习的典范。刘连寿精神的形成,是党和人民培养的结果,是华中师范大学一百多年优良传统长期熏陶的结果。

在华中师范大学的发展史上,有以恽代英、光未然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有为毁家兴学为国育才被周恩来誉为具有民族气节的“清苦的教育家”陈时,有学贯中西、把一生都献给教育事业的我国现代饮誉海内外的著名哲学家、教育家、翻译家和宗教学家韦卓民,有视学问为生命的国学大师张舜徽、钱基博等,还有今天依然健在的章开沅、邢福义等大师级学人。他们都是我们桂子山人最引以为豪、最受人尊敬的老师。在他们身上,集中体现了百年学府的“师魂”。

刘连寿是党和人民培养出来的桂子山优秀教师群体中的一员,在他的身上,再一次体现了一名共产党员教师的崇高品德和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品格,体现了百年学府的优良传统。刘连寿精神是华师精神的生动体现和真实写照。正如章开沅先生所讲的:“典型仍在,风范永存。不过你死而无憾,你的研究所与你的团队还在如旭日东升一般攀登新的科学高峰,你的学生以及学生的学生,一个接一个脱颖而出,真是薪火相传、学脉绵延,这是对一个老科学家最大的安慰。”

刘连寿精神永远闪光!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